美丽淳化采风记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06-23 06:22 阅读:

采风淳化八月天,三县文友尽开颜

淳化是一方具有光荣传统的红色的热土,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30年前我因公到过这个小山城,给我留下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残缺记忆。30年后的今天,我依然牵挂着这座咸阳最北端的山城,牵挂着近几年来结识的文学界的朋友,期盼着能再次重游山城,领略它的崭新风采。

2017年8月19日下午,应淳化县文联邀请,武功县作协一行13人,在县文联杜晓辉主席的带领下,与亲临武功前来迎接的淳化县作协副主席张建宁一起,从武功县城汽车站出发前往淳化县采风。

途中,我们转道礼泉县城接到该县作协副主席李鹏,一道前往。一路上大家欢歌笑语不绝于耳,汽车飞驰在西旬高速公路上,穿越过广阔的关中平原,两旁一排排绿荫倒向车后,一片片的玉米青纱帐、一排排的果木林园掠过眼前。前行约半个小时候,慢慢进入了渭北高原,这里沟壑纵横、绿树满坡,一片生机盎然。

继续前行几十分钟后,我们在淳化南出口下了高速,淳化县文联张主席,作协丁延平主席、副主席王普洲一行已在此等候多时,一见面大家热情握手致意,恰是久别重逢,分外亲热。在张主席一行带领下,我们穿越过美丽的淳化小城,前往县城文博馆采风。

搏物馆藏史厚重,碑林淳塔入云端

淳化县以北宋太宗“淳化”年号得名,位于三秦之腹,泾水之阳,南接北仲、嵯峨二山,北枕子午岭余脉甘泉山,东依爷台山,西邻金池水。山围水绕,盆抱而聚,是周秦汉唐的京畿重地,素有“三辅名邑”之美誉。县城建在一条狭长的山谷中,我们一路逶迤北上,街上幽雅清静,小城绿荫环绕,青山滴翠,空气宜人,到处是一派平安祥和的景象。

我们紧随张主席的汽车停在了南新街的县文博馆前。远远望去文博馆气势宏伟,一个仅仅不到20万人口的小县竟然能够建起一个像模像样的博物馆,令人赞叹。走进馆内,展品琳琅满目精美绝伦,各类藏品应有尽有,出土藏品上自冰川世纪,下迄明清,历史延续,门类广泛,尤以秦汉文物最为著名。

淳化是一个文物大县,犹以西周铜圆鼎、秦林光宫、汉甘泉宫遗址,秦直道、汉云陵、唐刻经石窟最为出名。徜徉在博物馆内,聆听着讲解,对淳化厚重的人文历史,敬仰不止!

参观完文博馆后,我们一行继续乘车沿着一面陡坡盘旋而上,来到了淳化县新打造的景点碑林采风。碑林景区是全国仅有的一家县区碑林,远远望去,碑石林立,庄严厚重;塔高耸立,气势恢宏,令人赞叹!

淳化碑林由“古今名人咏淳化诗碑”和“魏巍大中华组曲碑廊”两部分组成,有国内及日、韩、英、美、法等10个国家和地区30位著名书法家歌颂淳化的作品。

这些作品当中,既有书坛巨匠于右任、卫俊秀、刘江等人士的精品佳作,也有原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台湾著名学者陈大络、著名考古学家石兴邦和诗人毛琦的力作。看着这些字体遒劲、飘逸浑厚的石刻,大家兴致勃勃,注目凝视,久久舍不得离开。

随后,大家来到淳化县标志性建筑兴淳塔广场。兴淳塔塔呈六角形,塔身九层中空,内设旋转楼梯,“兴淳塔”三字为新加坡书协主席、著名佛教人士丘程光先生所题,字体苍劲有力,蕴意深含其中。

小城清秀来眼底,云梯千阶勇登攀

站在碑林公园,举目远眺,山道中的淳化县城尽收眼底。小城清秀美丽,松柏郁郁,绿树成荫,犹如一个小家闺秀亭亭玉立,与山峦亭台交相辉映,让人耳目一新。在这里,我觉得“淳如诗,美如化,深呼吸,来淳化”的广告恰如其分,这里就是一个公园式的小城,就是一个自然生态的淳化。

我们沿着高耸入云的“云梯”,踏着369级石阶缓步而下,如云游在空中,似漂浮在云中。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一美好的瞬间,我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感到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

我们越过摇摇晃晃的甘泉湖吊桥,站在波光粼粼清澈见底的甘泉湖畔,眼望着绿荫掩映的山坡,“生态淳化”尽收眼底,文友们再次合影,激情满满,愉悦无限。

夜宿车坞农家乐,??以文会友结新缘

碑林采风完毕,已到下午七点,好客的淳化朋友,便安排我们到车坞镇一个叫贤仓大院的农家乐里用餐住宿。这是一个山区小村庄,风景秀丽,植被茂密,优美的生态环境,迷人的田园风光,淳朴热情的民风民俗,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武功作协的美女们站在农家乐大院葡萄架下拍照留念,一个个喜不自禁,将美丽的倩影定格在这一良辰美景之际;

淳化县文联张主席亲自端来西瓜送来一片诚意,吃在嘴里,沁人心脾,甜在心头。

在用餐中,张主席、杜主席和礼泉的李主席,对自己的文友们一一做了介绍、张主席热情洋溢的欢迎词,博得阵阵掌声。三县文友相互祝酒问候并就就文学创作与文艺发展等问题,坦诚交换意见,共叙友情,整个座谈会气氛热烈其乐融融。

晚餐后,?淳化县爷台山书画院副院长、书法家寇思璋老先生,于派书法家张建光老师即兴泼墨挥毫,为武功、礼泉文友现场送上了二十多幅作品,赢得了大家交口称赞。

金川石窟世少见,?牛头御泉分外甜

8月20日上午,我们继续到金川湾石窟采风。金川湾石窟位于淳化县石桥乡金川湾村西侧,是唐代初期建造的刻经石窟。汽车停在不远处的公路上,石窟面临冶峪河,背依仲山,远远望去这里山清水秀,林木丰茂,幽谷雅静。

在作协丁延平主席的带领下,我们通过了山间石板小路,穿林越谷辗转来到石窟前,丁主席兴致勃勃地给我们介绍了石窟的悠久历史。窟中端坐着的是释迦牟尼座像,高逾3米,打坐在一人多高的仰莲之上。这里最珍贵的不是这尊大佛,而是窟内东西两壁所镌刻的十余万字的佛经,尤以东壁所刻的3部三阶教祖信行禅师所撰佛经更为珍贵。石窟原有刻经据推算应在16万字以上,现仅存6万余字,其中三阶教经文25000余字,是世界上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三阶教刻经石窟。窟中刻经对研究缺乏历史资料记录的三阶教具有重要意义。

就在石窟不远处有一眼“神眼泉”,泉水似乎已经干枯,作协的美女们依然游兴不减,在泉眼前留下了自己的倩影。

淳人改革大手笔,且看渭北风情园

离开了金川湾石窟,我们继续前往渭北风情园采风。该园坐落在石桥镇咀头古屯,与咸旬高速、211国道相毗邻,交通十分便利。这是一个在建中的招商项目,也是石桥镇人民政府精准扶贫的重点工程。

原淳化县剧团高翔团长担导游,我们一行首先来到寻根问祖区,游览了拜祖大殿。这里是渭北风情园的心脏地带,拜祖大殿巍然耸立,雍容华贵,翘角硬直刚健,神兽守护平安,彩绘金龙飞腾,大殿金碧辉煌,殿堂中央安放着六尊始祖神像,庄重肃穆。

始祖大殿、百家姓宗祠分布在大殿后侧,均匀对称,排列有序,自成格局。走进宗祠,寻根拜祖,令人肃然起敬!

在这里没有我们相对较少的谷姓宗祠,据高翔团长讲,下一步将修建300个小姓宗祠,倒给我们了少许安慰。这里,首屈一指的就是李姓宗祠。

来到仿明城墙上登高望远,仿古城墙,犹如一条巨龙盘踞,规模恢弘,颇为壮观。望着城墙上的魁星楼、望乡阁,不时勾起了对山西大槐树移民迁徙历史的眷顾。

随后,我们一行在停机坪、飞机库和地坑院、窑洞宾馆和渭北风味小吃街游览,寇思璋老先生挥笔泼墨为该园留下了“物华天宝”墨宝。我与淳化作协副主席王普洲、张建宁、武功作协李收顿老师在渭北风情园门首合影,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我们这次采风最后一站是淳化县御泉疗养院矿泉水厂,矿泉水厂位于胡家庙御泉村牛头山上。

采风团一行到达这里后,天气阴沉,眼看一场大雨即将来临,我们顾不得在厂区参观,便急急忙忙地向半山腰的汉御泉景点奔去。

这里盘道崎岖、沟壑纵横、岩石嶙峋、林木浓郁,自然景色引人入胜。山下就是泾河,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黄色的巨龙奔腾向前,经久不息。不是说泾渭分明么,怎么泾水也如此浑黄,同行的党老师和我同时发出了质疑?我想,这可能是上游下雨的缘故吧。

我们一路下行走了约有10分钟的样子,一个小巧玲珑的牌楼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横额上“汉祖御泉”4个金色大字分外耀眼,这里就是著名的汉代御泉。

走进小院,看到岩石上有一个泉池,南北长不足两丈,东西宽不过八尺,水深约2尺,有拇指般粗细的五六股泉水自岩石缝中涌出,注入泉池,水面掀起阵阵涟漪,这池泉水,清澈见底,源源不断地从龙嘴中流出,大家纷纷用纸杯接来品尝,果然水味清冽,沁人心脾。

这时,讲解员冒雨讲解了汉御泉的来历。据记载,两千多年前,汉高祖刘邦心想与天同寿,长生不老,命群臣四处查找仙水,在今礼泉县找到醴泉,刘邦却说:“味虽甘美,不能长寿。”大臣们只好再找,后来在淳化县找到了甘泉,刘邦尝了尝又说:“此水虽好,却为凡间之水,非仙界圣水也。”这下可把大伙难住了,有一天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臣僚们在长安城楼上远远望见九宗山后一团紫红色的祥云,飘浮在空中,时隐时现,金光闪闪,于是他们朝着祥云飘浮的地方赶去,来到牛头山下,祥云徐徐降落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顿时,云下涌出一泉,泉水潺潺,随波荡漾。“这不正是天赐的神水吗?”群臣当即呈送皇帝,刘邦得到了神水非常高兴,封这个泉为“御泉”。

一边聆听着讲解,一边品尝着御水。谁知天不作美,一阵秋风刮过,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杜主席赶紧召集大家在御泉前合影留念。

离开御泉院门雨水如注,哗哗啦啦越下越大,文友们顶风冒雨,踏着泥泞,匆忙返回。

进入御泉矿泉水厂,厂里负责人带领我们到各车间采风。只见厂房现代气派、干净整洁,厂里负责人自豪地说,目前开发的矿泉水供不应求,已经行销往西北五省区,开始走俏全国市场,听着他的介绍我甚感欣慰。

相逢淳化情难舍,挥手胡家意缠绵

不知不觉已到下午两点多钟,我们来到了一个叫胡家庙的街道弘润酒家聚餐。席间三县文友品尝着地地道道的淳化饸络,畅议着文艺繁荣的宏伟蓝图,诉说着道不尽的深情厚意,在欢乐愉悦的氛围中落下了采风的帷幕。

酒家门前秋雨缠绵,大家挥手致意,期盼着再次重逢!

为期一天半的淳化采风,厚重的人文历史,优美的生态环境,淳人的淳朴笃厚,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见,美丽的淳化!

再见,淳化的朋友们!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