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二王山

二王山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08-19 10:57 阅读:

二王山是两座山的合称,一座叫做虎头山,一座叫做王山。我曾经问过母亲,这两座山名字的由来,母亲以摇头而答之。后来,自我感觉书读的够多了,便妄自揣度:虎者,率百兽也,兽中之王也!虎头山其实也有“王山”的意思,所以,我便给了这两座山一个“二王山”的爱称。

既然二王山是两座山,要说说它们也必须排个先后。

离我家最近的一座山是虎头山,我家到山脚的距离,走路也就五分钟的路程。记得夏日的晚上,每当吃完晚饭,母亲便带着我和姐姐“安步当车”,散着步慢悠悠地走到山脚下的那片小树林里乘凉。小树林是在村里最高处的一个大平台上面,为方便乡人乘凉有人搬了几块大石头放入其中。坐在石头上,会有阵阵微风穿林而过,吹在身上,甭提多凉快了!那时,“高手”(我发小)全家都会来到这里,他们大人在东家长西家短聊着,谁家孩子结婚了,谁家孩子出嫁了,我便与发小坐在林边的石头上尽情戏耍。

我最喜欢的是虎头山的秋季和冬季了。

虎头山上种着许多的板栗树,每当秋季的时候,一树树的板栗都笑开了花裂开了嘴。不过,我们只能看着眼馋,因为,这是有主之物,如果我们擅自行动的话,回家一定是屁股开花的结果。属于我们的时间是板栗被它的主人采摘之后的那一段,因为山上容易生长杂草,尤其是有一些板栗树的周围也会有许多丛生的杂草,在采摘板栗时,大人们喜欢用一根棍子去敲打这一个个的“小刺猬”,有些嘴裂的太大的小板栗便会借着这股敲打的劲儿钻入乱草之中,我跟小伙伴们便会去板栗树下的杂草丛中寻找,运气好的话准会发现几颗油油的板栗子。记得有一次,我找的特别多,约摸有一小塑料袋,我不舍得一次吃光,就带回家去。结果,让老妈给收缴了,说是要在过年的时候给我们做一盘栗子鸡,我本来是不信的,不过,等到大年夜的时候那一盘香喷喷的栗子鸡大半进了我的肚皮后,我才确信了。第二年秋天,再一次去找板栗的时候,我就加倍了劲头去寻找。

喜欢虎头山的冬天自然是因为雪了。小时冬天下大雪的机会虽不少,却少有能够玩尽兴的时候,母亲平日限制我们出去玩雪,直到过完年后的初三,家里的亲戚会带着表哥表姐来我家来串门的时候我才会玩得尽兴。大人归大人招呼,表姐们归老姐招呼,而我的表哥表弟们则归我招呼了。我会带着他们去爬银装素裹的虎头山,在从我家到虎头山的这段路程,我们可以尽情相互投掷雪球,嘻嘻哈哈地爬山。那条通往山顶的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被我们的双脚踩得雪沫横飞。有时,道旁的杂草丛中会有睡觉的野兔被我们惊扰而出,撒腿而逃,我们就会偏离正道大呼小叫追逐一番,虽然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也没有抓到过一只兔子,但我们依然是手舞足蹈。等到爬上山顶,我们都满身大汗了,那时也不去关心是否会感冒的问题。站在山顶看山下马路上那些缓缓蠕动的汽车和行人,它们在我的眼中跟玩具一样,仿佛我抬起脚来就会把他们踩扁似的。等我们玩的差不多了,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母亲叫我们吃饭的声音,我们就会乖乖地扑打一下身上的雪花,跑着小步下山回家吃饭了。

二王山中的另一座山王山,离我家有点远,大约有三四里路的路程,不过,若论起去攀爬这两座山的次数,竟是王山更多一些。

王山的山脚下到山腰是一片挺大的树林子,里面差不多都是槐树,每年的五月份槐花盛开的时候,从远处看这一片槐树林,就会看到一片雪白,每当有风吹过,整个的槐树林轻轻荡漾着,煞是好看,真的像书上所说的“白色的海洋”了。微风吹过的时候,将槐花的香味一道吹到了我们村子里,不用站在村子的迎风处,在自己的家里就会被香甜的槐花味塞满了整个鼻腔。这时候,深吸一口气,会忍不住将这口香气混合着口水都咽到肚子里。

母亲善于烹调,能把各种我想不到的食物烹调出让我难忘的美食,槐花也成为母亲做美食的原料之一。我会跟母亲去这片树林子里专门寻找那些刚刚盛开的槐花,趁着早晨的阳光还未晒到槐花的时候,将它们采摘下来带回家,或是将面粉与槐花混合加入细盐在锅里煎炸,或是将其它杂粮磨成的粉与槐花混合,放到大锅的蒸屉里清蒸,不论是那种方法都会把槐花的清香留住了,咬一口真的是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等到槐花谢了,进入了夏天,王山这一片区域就进了水草丰美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经常跟我的小伙伴们赶着群羊去放羊,羊儿们在山坡上吃草,我们就在坡边的空地上玩耍。记得那个时候我们自己还发明了一个小游戏:规定一段大约200米的不规则的路线,然后在这段路途中做各种规定的事情,或跑或走,或单腿跳,或四肢爬,或边爬边数数,最后还要唱一首歌。虽然是我们自己的小把戏,却能把自己给玩得特别开心,有时甚至都忘了我们还在放羊,等抬起头寻找羊儿们的时候,才发现它们早已经沿着山坡走到半山腰了,几只特别调皮的公羊都爬到了一块大石头上了,居高临下看起我们来了,好像不是我们在放羊,反倒是羊儿们在放我们了。

我跟小伙伴们争先恐后地沿着羊儿们开辟的道路一路爬到了山顶,站到了“骆驼石”上装腔作势炫耀一番,自己好像就是古代那占山为王的寨主,不由地亮开了嗓子大吼了两声,那种自豪感就甭提了!回头再看天边的那轮红日,像小姑娘般羞羞答答了,很快就要天黑了,我跟小伙伴们不敢再玩了,赶紧跳下“骆驼石”赶着群羊往家急匆匆走着。眺望远处,村子里袅袅的炊烟已经开始爬上天空了……

时光如梭,童年快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二王山依然屹立在那里,在我的心中它们永远是那么的威武、那么的高大,那里藏着我童年很多快乐的故事,那段美好的记忆永远也挥不去、忘不掉!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