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在伤口,痛在人心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08-19 11:13 阅读:

前些天,某医院一位临产的孕妇,因为疼痛难忍跳楼身亡的事件,占据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可谓沸沸扬扬,让闻者痛心和惋惜。对于那个家庭来说,本该添人进口的喜事,却成了哀痛欲绝的丧事。对医院来说,本该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却成了让人绝望赴死的地方。人们在痛心之余,免不了要义愤填膺说长道短一番。

医院和产妇家属在事后,为了推脱责任,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长道短,吵闹不休。一方说医院交待病情而家属拒绝行剖腹产,一方说家属多次要求剖腹产,而医院坚持让产妇自然分娩。孰是孰非,莫衷一是,事件的结果是产妇在分娩过程中从病房跳下,当场身亡。

一石激起千层浪,事件发生后,众人纷纷发声,为逝者鸣不平。斯人已逝,事后医院和家属又各执一词,局外人谁也无法知道产妇在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真相只有一个,并且它最终导致了产妇的意外身亡。于是有将矛头指向医院愤然抨击的,也有口诛笔伐强烈谴责家属的。其实公道自在人心,我觉得导致产妇死亡的也许不是肉体的疼痛,而是内心的绝望。

分娩的阵痛是常人无法承受的。医学上将疼痛从轻到重分为十二个等级,一级是不引人注意的痛,如蚊虫叮咬。十二级是指难以忍受的痛,而产妇分娩时的疼痛是属于这种最高级别的疼痛。有的地方曾做过关于疼痛等级的实验,让男人来逐级体验分娩时的阵痛,据说很少有人能够达到十级。所以,人们常说不经历生孩子的疼与苦,就无法体会做母亲的艰辛和伟大。是的,母爱是伟大的,一位柔弱的母亲在孩子面前可以变得强大而勇敢,正是爱的力量让我们可以战胜人世间许多的艰难困苦。在这起产妇坠楼身亡事件中,产妇从医院五楼的分娩中心坠下,重重的落在冰冷且坚硬的地面上,那种使人粉身碎骨的剧痛,让人不寒而栗。而产妇从一种疼痛欲绝的状态决绝赴死,是什么使她痛下决心选择一死?人们常说一死了之,在这起事件中,产妇想要了却的到底是什么?

再争论应该剖腹产还是顺产已经没有意义了,无论医生的决定,还是家属的选择,都是出于善意,都不是导致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这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家属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承受外界的指责和谩骂,一个本来充满幸福期待的家庭瞬间就破裂了,产妇的丈夫甚至还因此背上了“人渣”的骂名,因为人们质疑他是舍不得花钱,才没有听从医生剖腹产的建议和妻子要求手术的哀告。其实剖宫产并不是什么昂贵的手术项目,一般家庭都能够承受,不要说国家还有医保和分娩补助,而且顺产和剖腹产的收费差距,也不足以让普通患者在意,还不至于让产妇家属因此作出“舍命不舍财”的决定。何况如果医生真的认为需要做剖腹产,人命比天大,就算产妇的婆家舍不得钱财,产妇的母亲呢?她也会因为钱把自己的女儿推上绝境吗?

在选择顺产还是剖腹产这件事上,舍得或者舍不得钱成为不了一个问题。但是,和顺产相比,剖腹产对产妇身体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对新生儿也没有好处,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在产妇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医生都会建议孕妇首选自然分娩,家属一般也都会听从医生的建议。在这起事件中,产妇两次因疼痛难忍自行走出待产室,向自己的家属哀求要行剖腹产手术,又两次被亲人劝回分娩中心。我相信无论产妇的母亲、婆婆还是丈夫,都是出于疼爱,因为产妇宫口已近开全,而顺产最大的好处就是生完就没事了,所有的苦与痛都随着婴儿的呱呱坠地归于平寂,不像剖宫产手术后产妇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恢复期,有些对身体的损害就像腹部的疤痕一样还会成为永远的陪伴。所以,分娩前的剧痛是每一位自然分娩的产妇都必然要经历的,它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穿过越过,迎来的就是充满希望的曙光。

而医院一方呢,正如事后官方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医院产前告知手续完善,诊疗措施合理,抢救过程符合诊疗规范要求。医院有他严谨而专业的操作规程,其中就包括如果产妇无硬性剖宫产指征,就应该首选顺产,对于一名产程进展顺利,宫口快开全了的产妇来说,因为疼痛难忍就放弃顺产选择剖腹产是不可取的。产程过程中的疼痛是每个产妇都要经历的,尽管每个人的痛阈不一样,对疼痛刺激的耐受性有人强一些,有人差一些,在产房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很多产妇在分娩过程中的某一个阶段,都会因为剧烈而持久的疼痛而大喊大叫,强烈要求剖腹产,但最终都能在医生和产妇的共同努力下顺利分娩,并不是产妇或家属要求剖腹产医生就应该无原则的同意。

分娩是一个疼痛、孤独、恐惧的过程,子宫收缩的剧痛,独自承受的孤独,对生产过程未知的恐惧。当然,比疼痛更令人绝望的是孤独和恐惧,不管你的身份多么尊贵,不管有多少人把你奉为掌上明珠,哪怕你平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不必亲力亲为,有无数的人服侍你。分娩时,你只能独自面对,无人能够替你疼痛,也没有人能够替你生下你肚子里的孩子。这种无助是令人绝望的,能够支撑着产妇独自穿越疼痛的是爱,对腹中婴儿的爱,对亲人的爱,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爱。

医生有医生的操作规范,他不会因为患者及其家属的大喊大叫就没了主见,或者放弃原则。分娩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危机四伏,险象环生,在旧社会形容女人生孩子的凶险是:“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我国的医疗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它使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降到了一个极低的水平,医生可以根据产程的进展情况随时调整治疗方案。所以,在这起事件中,不管是医生拒绝实施剖宫产,还是家属拒绝接受剖宫产,都不是导致产妇死亡的根本原因。没有证据显示产妇是死于顺产失败导致的难产,再争论这个问题不仅是避重就轻,也是对死者的不敬。

事件双方中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合理的,但是最终却导致了一个不合理的结局。如果事后还换不来当事人的深刻反省,让死者如何安息!在产妇和她腹中胎儿的生命戛然而止的那个冰冷的夜晚,是谁将她们推向了无边的暗夜。我想,“哀莫大于心死”,让她决绝赴死的一定是绝望,这绝望不仅仅来自看似绵延无尽的疼痛,还来自身边人的不体恤,不是说迁就对产妇就是体贴,耐心的解释、温馨的陪伴、贴心的安慰,也许胜过一切灵丹妙药。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家属是慌乱而焦灼的,六神无主的他们因缺乏医学常识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产妇。医生是忙碌而机械的,工作性质让他们对分娩过程中的疼痛已经司空见惯,一班工作人员要同时面对五六名即将生产的孕妇,紧张的节奏,满负荷的工作让他们也没有时间专业而耐心的疏导患者的不良情绪。虽然心理护理的重要性已经提出了很多年,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让我们的医疗机构很容易忽视这种与经济效益关系不大的心理疏导。无论是从工作节奏还是必要性上,都让我们越来越背离一百多年前美国医生特鲁多提出的那句名言: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他概括了医学的功能,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医院的功能和医生的专业知识不应该仅仅是用于医疗。

就像人们对疼痛的耐受性不同,在分娩过程中,有人是坚强的,有人是脆弱的。当事双方多么激烈的争论都无法换回两条鲜活的生命,虽然他们都不是导致产妇死亡的直接原因,但是,都难辞其咎!尽管对产妇的哭喊哀求,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家属,都不可能是冷漠的,他们心中一定充满了同情和关爱,但是在爱莫能助的同时,他们是否把自己的关爱传递给了独自承受疼痛的产妇?给她战胜疼痛的勇气和力量,让她感受到新生命即将到来的希望和喜悦?所以,人们只有痛定思痛,各自找出自己的疏忽,才能让逝者安息。

事情的真相是客观而具体的,他们也许不是你所听所看所想的那样,对任何一方不负责任的攻击和谩骂,都无异于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我相信,对于产妇的坠楼身亡,每个当事人都是自责和不安的。除此之外,医院的声誉和就医秩序会受到影响,辛苦的工作人员还会受到处罚。死者的家属不仅要面对破碎的家庭和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面对世人的指责,强忍悲伤收拾这充满争议的残局。围观群众对当事双方不理性、不公正的攻击是对他们的又一次伤害。而院方和家属也不应该在互相指责相互推诿,双方都应该从自身查找原因,如此,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尊敬和缅怀。

斯人已逝,不仅当事双方要痛定思痛,围观群众利用别人的疼痛为自己刷存在感也是肤浅而卑劣的,每个人都应该反思并找到疼痛的根源,不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这样才能让逝者安息。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