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槐花·槐花饭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08-19 13:27 阅读:

春天里来百花香。春天一到,万物纷纷吐绿,处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果园里的桃花、杏花、梨花、苹果花以及村落里的桐花、槐花等各色花儿陆续绽放,它们纷纷洋溢着欢乐的笑容喜迎暖春的到来。在众多的花香中,有一股甜滋滋的味道,那就是槐花的香甜。

槐树是家乡最常见的一种树。人们之所以独钟情于它,还是由于它那极其顽强的生命力。槐树好成活,栽下一棵后,树根周围不时会长出一棵棵小小的树苗来。久而久之,我们村周围的土地里长出来很多棵槐树,远远望去,村子恍若被密密麻麻的槐树一层一层地包裹着。那些树为家乡的村庄和田野增添了一抹青绿,也在春日里,为人们奉献了精美的春日风景,并且为人们提供了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槐花的美,槐花饭的香甜,令人垂涎欲滴。

对于生长在家乡的黄土里的那些槐树,令我最难忘的还是我家院里墙根下的那棵。那棵槐树,从刚刚长出来的娇嫩的幼苗,到渐渐长高,以及后来开花的每一个瞬间,我都记得很清楚。换句话说,那棵槐树和我是一起长大的。

如今,我身处千里之外的异乡,每每返回家乡时,我都会紧紧盯着那棵和我一起成长的槐树。见不到它的日子里,每时每刻,我都在努力回味那些远去的往事。我的眼前不时呈现出那棵槐树正在渐渐长大、开花的画面。一场春雨过后,两片嫩绿的叶子从湿润的泥土里钻了出来,随着雨露的滋润,渐渐长高。它长得很快,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迅速变成一棵高大挺拔的槐树。春风轻轻一吹,树上立刻挂满了一簇簇香甜的槐花。而我正站在树底下,手握绑有铁钩的竹竿,忙着采摘那些鲜嫩的槐花。我很开心,也很兴奋,不时将一簇槐花塞入嘴里,细细咀嚼,浑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阵的舒爽。那种感觉很是奇妙,闻着润心的槐花香,恍若置身于仙气缭绕的天宫里。对于那棵槐树,我很怀念。由于它的成长历程和我是同步的,因而我很喜欢它,更忘不了那些年发生的那一切。

那棵槐树究竟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早已无从考究,我只隐隐记得,当我发现时,它已经长得和我一样高了。那一年,我刚刚十岁。孩提时代的我和所有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对于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好奇。我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那棵刚刚长高的小槐树苗。一阵风吹来,小槐树犹如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不断摇摆着嫩绿的枝叶。我伸手摸了摸那翠绿的主干、嫩绿的叶子,一股滑嫩嫩的感觉传来,心里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我蹲在那棵小树旁,满脸微笑,紧紧注视着风中不断摇摆的嫩树枝。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小槐树,你要快快长大吆。你长大了,我就能吃到槐花饭了。”小槐树随着微风摇了摇,好像是听懂了我的心里话似的,又好像是在告诉我它肯定会快快长高的。

槐树的强大生命力迅速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清楚地记得仅仅过了一个来月的时间,院里墙根下的那棵槐树的主干已经有大人的大拇指那般粗大了,而且主干的顶端已经长出嫩绿的分枝来。看着眼前的小槐树,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它点赞,并且期待它再长快点。此后,每次上学离家、放学归来,我都会仔细瞅瞅那棵槐树,它已经与我的生活完全相伴在一起。每每听课时,我都时刻挂念着那棵小槐树。如果起风的话,听着大树的枝丫随着风动而产生的“刺啦”声,我的心跳顿时加速,隔着肚皮,我能隐隐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声,我满脑子都是那棵槐树在风中不断摇曳的影子。它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呢?我不断想着。上课途中,我的思绪不时回到小院里。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一把抓过书包,迅速向家跑去。我急切想要见到那棵小槐树,我跑得飞快,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来,等我气喘吁吁地跑进家门时,只要看到那棵小树完好如初的话,我的心里顿时安定了下来。它始终是幸运的,无论外面有多么大的风,它都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时间如流水,转瞬间,到了秋末。村里的巷道里堆满了各种树木的落叶。我家院里那棵小槐树也变得光秃秃的。它长得很快,短短一季的生长期,从和我一样高,已经长到比我高了许多。最初,我站在地面,就能轻松地摸到它的顶端;而现在,我只能默默地仰视它。对于它的迅速成长,我很快乐。只有槐树长大后,才能开花,之后,我才能吃到香喷喷的槐花饭。那一年的暮春,我也吃了槐花饭,但做饭的槐花并不是那棵槐树结的,因而吃的时候,我总是闷闷不乐的。现在好了,小槐树终于长大了,来年的暮春,我就可以吃到香甜的槐花饭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顿时变得喜滋滋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满树的槐花。那些槐花,如活波可爱的小精灵迎着微风不断舞动着曼妙的身姿,好像为我们上演一出精心编排的舞蹈。

冬去春来又一年。新春到来,万物纷纷吐绿。村庄、田野的各个角落里,都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我家院里那棵槐树也不甘落后,随着暖春的到来,长出了嫩嫩的绿芽。我站在树下,看着高大的槐树以及满树的嫩芽,我的心里甜甜的,如同吃了蜜糖一般的香甜。那一刻,我真的为它感到高兴。那是一份发自内心的喜悦,也是对眼前那棵槐树的崇敬。自从家里的院子有了那棵槐树,小院一瞬间变得充满了活力。看着那棵长满绿芽的槐树,我很兴奋,时而唱着欢快的儿歌,时而对着蓝天大笑,那是我最快乐的童年时光。

暮春到来,这是槐树最具魅力的时节。只见那一簇簇白嫩的槐花挂在翠绿的树枝上,跟随春风的节奏而轻轻地摇摆着,与翠绿的叶子相互摩擦,不断发出风铃般动听的响声。我站在高大的树下,看着满树如雪一般洁白的槐花,一缕缕润心的清香不时传来,迎着风儿向院子的四周扩散,院子的各个角落里都有一缕缕淡淡的香甜。那些香气充满了活性,不断迎风向四周飘荡,将小院完全笼罩起来。花香四溢,引来蜜蜂嗡嗡嗡地叫着,引得蝴蝶翩翩起舞。眼前的清香早已令我陶醉,深吸一口润心的香甜,身体里的各个关节眼顿时觉得一阵阵的舒爽,如同身体正在被细细按摩一般。几片花瓣被风吹得打着旋儿悄悄落下,我迅速将其捡拾起来,轻轻吹掉粘在花瓣上的尘土,再放入我的嘴里,细细咀嚼,一股香甜的感觉传来,我的身体顿时觉得轻飘飘的,恍若飞翔在天空的感觉。闻着润心的槐花香,我突然觉得,生活是如此的亲切,如此的轻柔温暖,那种感觉很是舒服。这是大自然给予的无私馈赠,我们应永怀感恩之心,永远记住这份润心的甜蜜。

槐花盛开,百里飘香。村落里、田野里的槐树纷纷开满槐花。走在通往田野的路上,闻着清新的花香,浑身上下顿时充满了用不完的劲。干活的时候,更是斗志昂扬。干了老半天的农活,如果觉得身心有些困乏了,只要深吸一口槐花的清香,濒临散架的身体顿时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那些娇滴滴的槐花,任谁看了,都是垂涎三尺。采些槐花,做顿槐花饭,这是一道纯天然的绿色食品。那一段时间,家家户户都做槐花饭。天天吃,顿顿吃,但却永远吃不腻。

大人在地里干活,小孩也没闲着,他们忙于采摘槐花。那时,村庄、田野的槐树下,都站着手提竹笼的小孩。由于槐树上有刺,摘槐花的时候,孩子们往往都是站在树下用长钩采的。我手握长钩,站在树下,迎着阳光,不断钩着带有槐花的枝条。看着竹笼里越来越多的槐花,我的心里很满足,一边想着香喷喷的槐花饭,嘴里不断吞咽着溢满的唾液,紧接着忙于采槐花。直到日头向西倾斜时,干完活的大人陆续回家准备做饭,小孩手里的活也忙完了。大人回家,看着竹笼里的槐花,不断夸自家的孩子懂事。我也是被大人表扬的一员,母亲和蔼地摸着我的后脑勺,父亲面带微笑看着我。我的小脸顿时变得一片绯红,心里美滋滋的。

母亲忙着捋槐花,我也不愿放弃享受劳动带来的乐趣,而蹲在母亲身旁帮忙捋槐花。这是一项不能马虎的活,对于力道的掌控很严格。力气大了,会捋坏槐花;力气小了,不能把槐花捋下来。我刚刚捋的时候,就是那般。手忙脚乱好一阵,却没有任何的成效。母亲为我细细传授了方法,只见她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掐住槐花的茎,稍稍用力,槐花便被捋了下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会,如法炮制,还真是好办法。一簇簇的槐花被我捋了下来,稍时,身旁的盆里便有了好大一堆。看着越来越多的槐花,母亲欣慰地笑了,我也开心地笑了。我们都很开心,只是我的开心与母亲还是有些区别。母亲看到孩子懂事而感到欣慰,而我却只记得将要吃到的槐花饭。在一次次的劳动中,我已渐渐懂得劳动带来的快乐。只有通过辛勤的劳动,我们才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对于幸福的追求,我们都有,但必须要付诸于行动才行。

在我享受劳动带来的喜悦里,不知不觉间,我们已捋完了槐花。母亲将捋好的槐花用清冽的井水仔细淘洗,洗干净之后,再将所有的槐花全部捞出来,并滤干水渍,将之全部装入瓷盆里。槐花饭的主要原料是槐花,再拌些面粉,搅拌均匀,如此就完成了生槐花饭的制作。接下来,将做好的生槐花饭均匀地洒在铺有棉布的蒸笼里,上锅蒸熟即可。鼓风机卖力地吼叫着,灶膛里迅速燃起熊熊大火,热锅里早已变得一片沸腾,热蒸汽迅速将厨房充满,槐花的香甜顿时扑鼻而来。我蹲在灶台前烧火,闻着扑鼻而来的清香,不断吞咽着口水,满脑子都是槐花饭的影子。好在,槐花饭即将熟了。

蒸笼出锅,我迫不及待地拿来锅铲,先给自己铲一些,再拌些油泼辣子,搅拌均匀,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我吃得很是专注,没有抬头,只顾得不断吞咽着碗里的槐花饭。直到见了碗底,我才抬起头来,一边摸摸肚子,一边再次盛碗槐花饭。我很喜欢槐花饭,一顿能吃两大碗。每次吃完,都是直打饱嗝,惹得父母不断笑话我,但我却毫不理会这些,好像生怕吃不够似的,不断吞咽着那一道香喷喷的美味。

吃完槐花饭,我都会来到院里那棵槐树前,小心摸摸粗大的树干,仔细盯着满树翠绿的叶子以及一簇簇白嫩的槐花。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感动。我能吃到槐花饭,归根结底还是眼前这根槐树的功劳。没有槐树,就没有槐花,更不会有美味可口的槐花饭,我们的生活顿时少了许多滋味。是这棵普通的槐树,令我家的院子显得有了生机。村庄、田野里的那些槐树令家乡的黄土地有了几分神韵,也为我们奉献了一道别样的乡村美景。无论在哪块地里干活,只要看到那些茁壮成长的槐树,人们的心里就是高兴的。那些槐树能够在家乡的黄土地里扎根成长,作为我们,又何尝不可呢?那些槐树见证了家乡人的勤劳,我家院里的那棵槐树也有属于我的勤劳印记。

对它,我很细心,甚至比对自己还要用心。每天晨起,我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洗脸,先去看那棵槐树。若它完好如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轻松;如果稍稍有点损伤,我的心里顿时变得惭愧不已。那棵树长大后受过很多次伤害,被我家的羊啃了一次又一次。虽然那些伤疤最终全部愈合,但只要看见那些疤痕,我的心里都是非常难过的。而更难过的事,在不久之后,悄悄来临。我背起行囊离开了家乡,也离开了那棵与我一起成长的槐树。尽管,我们依然还会再相见,但与曾经的日夜相守还是有了分别。我很想念它,每时每刻,我都在想:风雨交加中的它究竟是什么模样,还有没有羊去啃它的树皮呢?

迄今为止,槐树的强大生命力、槐花的润心香甜、槐花饭的味道,依然时时萦绕在我的心头。那是我对家乡的思念,对往事的回味,对亲情的眷恋,还是我对远去的快乐时光的追忆。那一抹香甜,那一段往事,早已化作一抹浓浓的乡情,时刻回荡在我的梦里。槐花香里的美梦再也回不去了,唯有在槐花盛开时,默默体会那熟悉的甜蜜。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